• 国民彩票
  • 国民彩票
  • 产品与服务
  • 党建与文化
  • 航天人物
  • 人才招聘
    国民彩票  >  国民彩票  >  十院要闻 > 正文

    【拼搏双过半】谁是守夜人

    发布时间:2019-06-14   

    一个数据说,人一辈子顶多“认识”4000个人。

    也有一个数据显示,2018年底贵州航天职工总数为15093人

    前一个数据是一个概数,后一个是一个确数。概数和确数的区别大概在于,前者是感性的自我佛系认知,后者是精确统计的资源维度。

    有什么关系吗?

     

    21:30,十部。

    李兴国是十部十室主任杨荣强的下属,91年生。

    “在某项目立项申报过程中,杨荣强主动承担了立项论证工作,带领团队另辟蹊径成功提出某创新应用方案,牵头完成系列工作。”今年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的官方宣传中,着墨很少。看似平平无奇,实则信息量饱满。


    在这个90后占绝大多数的团队中,不管是李兴国,还是科研处的主管设计师杨秀锋、预研与创新组组长陈圆圆,或者是六室副主管设计师徐保平、十三室主管设计师薛文慧两个女孩,乃至做基础保障、整天忙着搬家后调试信息系统的发展计划处练洪波,都是这个平平无奇中的“信息量”。

    当这些陌生的名字罗列在一起,第二眼你也许一个也记不住。

    90年生,发量却不太“喜人”的陈圆圆说,现在组织着多项目竞标,寸土必争,狭路相逢。

    贵州航天一名领导在一个会议上说,到了这一步,这个领域都是系统内的高手过招,要么我们把其他家拼下去,要么是我们被挤出去。

    也基于此,战略规划和体系论证显得如此重要。李兴国说,当天,十部北京研发中心启动。

    这一切都显得迫在眉睫。基础技术支撑下的成熟方案,或者说相对成熟的“先行一步”,都事关“饭碗”的竞争力。


    在红外实验室调试现场,徐保平说,她只是配合做仿真软件。在五月初开始没日没夜安装调试这个红外实验室的五轴转台到顶用之前,相关的试验必须要到天津。

    “图像花了,不知道为啥。”“反馈的数据和发出的数据不一致。”调试中的困难让薛文慧常常苦恼。而有时候反查下来,最后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软件语句的问题。

    不管是型号论证,还是试验技术支撑,在庞大、专业、系统的体系中,从另外一个剖面来讲,这些记不住名字的人,有时有意无意地扮演着开创者的角色。

     

    23:00-1:00,车间。

    如果体系规划是这个系统中的一个肌体组织,那么车间应该可以算作一个支撑的肌体细胞。

    航天电器主管宣传的韦惠勇电话中说,凌晨三点之前,机加车间是有人的。车间主任谷德利也说,为了保障员工合理休息,机加车间进行了人性化管理,倒班的工人下午六点上到凌晨三点,一周倒一次班。


    这里主要是零部件和膜夹具加工,要拍一张此时的全景,摄影师令狐耀也显得力不从心。曾经嫦娥奔月、长征火箭用的宇航级接插件从这个比较灰暗的空旷车间起航,星河灿烂。

    到凌晨三点,住万科、车间负责数控机床的冉小江,打着夜灯开车回家。

    而晚上带班的航天控制车间副主任熊涛回家则稍早一些,1点。他93年生,2014年7月入厂,本科在同济大学读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专业。

    “这些机床价格少则500万,多则800万,任务量很饱满,高效设备一般每天至少开机十五个小时以上。”


    这个机加车间加工中心工段正常倒班6个人,上到凌晨1点,正常开启11台数控机床,主要给以舵机为代表的伺服机构类零件进行铣加工。今年,在车间人数减少9个人的情况下,任务目标是再增加8万个工时,达到100万个。

    “你可以用手提起来感受一下。”熊涛指着成型的铝合金加工品说。“主要的加工难度在于主缸孔的表面粗糙度、斜孔的相对位置度要求高,有的必须要用五轴机床。”

    地上,摆着一排排表面浸着冷却油的舵机大壳体。

    而这些,将最终形成一种叫“真理”的铁拳,“说服”一切来犯者。

     

    1:30,207。

    夏夜追凉人追月,星辰方舟守夜人。


    “镁合金加工不能用水、油冷却,只能气吹,不然容易着火。”91年生的陈顺华此前在凯里的一个职院读书。今晚,他在航天风华的207车间的一楼,值守机床以及一台巨大的龙门铣。


    巨大的筒体和整齐排列的一排排舱体在灯光下闪闪发亮。航天风华协外配套的机加基本上都在207车间,工人需要三班倒,任务量特别重。

    “去年人均产值突破了90万元,现在也能达到。”在车间四楼数铣二区的黄健说。协外的腔体、盒体、大开口加强件,这些在外人看来陌生琐碎而富有工业“朋克感”的合金,也许成为了这个年轻人心中,冲开漫漫长夜的明灯。

    比起电脑前给细小的金属棒激光打标的唐慧而言,陈顺华确实对巨大的龙门铣亢奋。“它还能自动换刀。”


    龙门铣作业台面上,一具坚实支撑着十部的杨荣强们论证落地的巨大筒体,正被铣刀“削铁如泥”,水冷管下发出刺耳的金属切削声。接近它,巨大的机器确实给人以雄性的阳刚之气。

    航天测试元器件筛选中心老化试验组的刘军老师傅,深夜带着老花镜在试验箱前说,问我干啥,我快退休了,多给年轻人镜头。


    临近凌晨两点半,准备送笔者回家的黄健启动了他的福特福克斯,说,现在活还可以,收入比较可观。

    星光把梦照亮,也许温暖着他心房。

     

    如果,凌晨一两点钟的园区一扇一扇的窗仍然透着一盏一盏的白炽灯,你还会不会想,那人是谁呢?我认识吗?


    可这重要吗?

    这个维度,从个人再放大到一个企业的发展,那是滚滚向前的系统的驱动力。每个人都在兢兢业业完成着自己手头的“活”,而“守”过这个夜晚,当太阳照常升起,当换班的人再次启动接手的机器,启动的就不仅仅是“机器”本身了。

    《权力的游戏》中守夜人的誓词说:长夜将至……我将不藏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火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辱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有日媒曾说,区别于其他航天强国,中国航天未来更可期。也许那可能是因为,我们有无数个立足岗位的事业坚守者、一批批夜以继日的航天“守夜人”,或陌生熟悉,或平凡伟大。

    我们都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那告诉我,谁是守夜人呢?

    (文/李卫 摄/令狐耀)

    打好“三大攻坚战”  奋力拼搏双过半